孔律师:
13861661110(微信号同)

当前位置:葡京赌博游戏官网>>服务项目>>疑难案件>>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全国咨询热线13861661110

江苏法眼法律顾问有限公司

电话:0510-86884322

手机:13861661110

联系地址:江阴市云南路1028号5楼


疑难案件
分享至:

   所谓“疑难案件”,是指与“简单案件”、“简易案件”或“常规案件”相对应的一类问题案件。这类案件存在着一个显著的争点,即人们对“法律究竟是什么”存在着争议。尽管争议的方式可能是多种多样的,无论是门外汉还是专业的法律人对此均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他们意见不一且争执不下。由于这类案件无论在事实上还是在法律上均有别于后一类案件,而且它在法哲学及审判方法论上所独具的重要意义,都促使着本文选择关涉该类案件的两个理论问题——亦即概念上的语义争议与成因来进行研究。

在司法实践中,法官每天都会处理各种形形色色案件,疑难案件在实践中有很多种类,比如事实 困难的案件,这类案件是由于认知的历史性和时间的不可逆性而导致案件事实真伪难辨。


真正难办的案件在于其一,由于法律缝隙或空白,无法律可作裁判依据,这类可称为“法律漏洞型疑难案件”,如很多因“形成中的权利”而提起的新型诉讼;其二,虽有法律依据,但机械适用法律会带来个案的不正义,这类可称为“法律适用型疑难案件”,如许霆案;其三,由于案件具有重大政治或社会影响,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社会舆论广为关注,民意波涛汹涌,这类可称为“重大影响型疑难案件”,如泸州二奶遗赠案、邓玉娇案、李昌奎案、药家鑫案等。在转型时期的中国司法实践中,这些疑难案件,成为考验法官司法能力的“试金石”。


  基于维护法律安定性的考量,法律解释方法本身有相对的位阶性:文义解释——体系解释——主观目的解释(即立法者的目的解释)——历史解释——比较解释——客观目的解释,需依次逐一检视。但上述位阶顺序并非 ,其优先性可能因个案情境的不同而被推翻,但是法律适用者在推翻一般位阶顺序必须有更强的理由,且每一解释结果都需在判决书中进行充分的说理与论证,从而建构起疑难案件中法律裁判结果的合理性和正当性。


案例一、2001年泸州二奶遗赠案基本情况如下:


黄永彬和蒋伦芳于1964年结婚,双方抱养一子名黄勇。黄勇2001年已经31岁。由于蒋伦芳未生育,夫妻关系不好。黄永彬与张学英以夫妻名义公开同居。2001年4月,黄永彬被查出肝癌晚期。他在临死前立下遗嘱:“本人将属于自己的抚恤金、公积金及房屋销售款4万赠送给朋友张学英。”该遗嘱经公证处公证。

黄永彬去世后,张学英要求蒋伦芳按照遗嘱将黄永彬的遗产赠送给自己。蒋伦芳坚决不同意。于是,张学英向泸州市纳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得到黄永彬的遗产。

法院在审理该案的时候,有两种观点:


种观点,根据继承法的规定,公民可以立遗嘱将自己的财产赠送给其他人。遗嘱只要没有违反相关规定,就是有效的。继承法没有明确规定,将遗产赠送给婚外同居对象是无效的。因此,根据继承法的规则,张学英有权得到遗产。


第二种观点认为,尽管继承法对于黄永彬遗赠财产给张学英没有明文禁止,但根据《民法通则》规定,法律行为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原则。黄永彬将财产遗赠给自己婚外同居对象,与社会公德违背,因此,黄永彬的遗赠无效,张学英无权得到遗产。


泸州市纳溪区法院 审和泸州市中级法院第二审,采纳了第二种观点,判决黄永彬遗赠行为无效,驳回张学英的诉讼请求。


案例二、邓玉娇案:


邓玉娇案就是发生在这个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城”内。2009年5月10日晚,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副主任黄德智等人酒后到该娱乐城玩乐。黄德智强迫要求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陪其洗浴,遭到拒绝。邓贵大、黄德智极为不满,对邓玉娇进行纠缠、辱骂,在服务员罗某等人的劝解下,邓玉娇两次欲离开房间,均被邓贵大拦住并被推坐在身后的单人沙发上。当邓贵大再次逼近邓玉娇时,被推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邓玉娇从随身携带的包内掏出一把水果刀,起身朝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一直在现场的黄德智上前对邓玉娇进行阻拦,被刺伤右肘关节内侧。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黄德智所受伤情经鉴定为轻伤。
    案发后,邓玉娇打电话向警方自首。刑侦人员发现邓玉娇随身携带的包内有治疗抑郁症的药物,随后把邓玉娇送到恩施优抚医院治疗。后经相关医疗鉴定机构对邓玉娇进行了精神病医学鉴定,结论为:“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属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6月16日上午11时,备受瞩目的“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结束。合议庭当庭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邓玉娇在法律上由此彻底恢复自由身。 

  据旁听人员介绍,庭审于上午8时30分在巴东县法院 法庭开始进行。邓玉娇头扎马尾辫,身着白色T恤、深灰色七分裤,出现在被告席上。她身体略显虚弱,但精神状态还算良好。整个庭审期间,邓玉娇说话不多,声音也比较小,但思路很清晰。
  根据出庭公诉的巴东县检察院检察员许雪梅、杨玉莲宣读的起诉书,2009年5月10日晚,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副主任黄德智等人,酒后到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城”玩乐。邓、黄等人欲去水疗区做“异性洗浴”。黄德智发现VIP5包房内正在洗衣的邓玉娇后,进入房间,向邓玉娇提出陪其洗浴的要求。邓玉娇称自己不是水疗区的服务员,并摆脱了黄的拉扯,拒绝了其要求。
  随后,邓玉娇离开VIP5包房。在走廊上,邓玉娇遇见了KTV区的服务员唐某,向唐讲客人将她误认为是水疗区的服务员之事,并与唐某一同进入服务员休息室。此时,休息室有罗某某、王某、袁某等三名服务员正在看电视。
  黄德智紧跟邓玉娇进入休息室,对其进行辱骂。邓贵大闻声赶到休息室,得知邓玉娇拒绝为黄德智提供“陪浴”服务,便与黄德智一起对邓玉娇进行辱骂,拿出一叠钱炫耀并朝邓玉娇面部、肩部搧击。
   邓玉娇称有钱也不陪浴。经服务员罗某某劝解,邓玉娇欲离开休息室,被邓贵大拉回。此时,闻讯赶来的领班阮某某,对邓贵大、黄德智解释邓不是水疗区服务员,并让邓玉娇离开休息室。
  邓玉娇欲再次离开,邓贵大又将其拉回并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站起来从随身斜跨的包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藏于背后。邓贵大再次用力将邓玉娇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双脚朝邓贵大乱蹬,把邓贵大蹬开,并站起来。邓贵大再次扑向邓玉娇,邓玉娇持水果刀朝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的左颈部、左小臂、右胸部、右肩部四处受伤。黄德智上前阻拦,亦被邓玉娇刺伤右臂。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巴东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学鉴定:邓贵大系他人用锐器致颈部大血管断裂、右肺破裂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黄德智右臂为轻伤。
    公诉人同时称,案发后邓玉娇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案件事实。
  起诉书载明:侦查期间,受公安机关委托,湖北省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和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对邓玉娇进行了精神病医学鉴定,结论为:“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属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公诉人认为,邓玉娇在制止邓贵大、黄德智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过程中,致一人死亡,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依照《刑法》第21条、第234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同时,鉴于邓玉娇属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依照《刑法》第18条,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具有主动投案自首的情节,也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服务宗旨: 

专业、保密、高效、忠诚!

咨询电话:138 6166 1110 (微信号同)孔律师

《处理各种重大复杂标的额巨大的民商事案件;各种财产巨大、股权复杂、知名人士婚姻及继承案件;各种知名商标权、专利权争议》!!